山枝

想看维在和勇开车的时候在勇的耳边叫他My cherry boy的情节……无论维在上在下都超好吃……

纯粹感想

Alanlyn:

微博里面的那几个大V逐渐从YOI退坑了,但YOI作为没有原作仅凭一季长度就问鼎各类榜首包括了P站CP tag的商业类动画,而且同人圈热度持续了7个月之久,也算是make history。等到山本和久保从俄罗斯回来,估计第二季的计划不久也会浮出水面,那时热度也会回来。
看YOI的最大感受就是我就在看2个人的婚姻生活,不是若即若离的绊也不是竹马竹马的习惯,就是2位世界级花滑选手伴侣的日常。正因为如此,一般性的同人套路对维勇并不适用,勇利不是死傲娇不是面也不是盐,他很大方地接受了维克托的教导,他懂得浪漫会选择在巴塞罗那大教堂送戒指,他是个24岁并在美国生活五年承受过黄种人歧视的成熟有主见的大男人;同样维克托也不是霸道总裁或花花公子,他对感情这种东西是陌生的,才会有第10季开头的关于“L”的感慨。
YOI里面这两位谁1谁0是无法判别的,说维勇只不过叫顺口,而且维克托比勇利大,这种叫法并非一定规定了10(攻受都是耽美作品用词),双人滑(叫冰舞更合适)维勇都各有女步,上届GPF的banquet2个人弗拉明戈都是维克托跳女步,勇利还跳了钢管舞(钢管舞的出处大家都知道),杂志解读说维克托有猩猩般的力气,而勇利的体力非常棒,所以真的无法判定谁上谁下,只能说他们爱的地位是平等的。

只不过是个囤涂鸦的地:

维:氷がびしょ濡れに見える…(意味深

已婚男人的eros(x(被克里斯带坏

情人节快乐!( 说什么赶霓虹时间的情人节都是废话打死自己……(碎碎念)

tvp这导出要死啊这色差!!!????我不管了……意会吧……(自杀

[Yuri!!! on Ice][渣翻]心理健康和焦虑不安是怎样塑造YOI的故事的

荔枝蒸肉-脑洞侠:

原文来自The Daily Dot 专栏作者 Gavia Baker-Whitelaw


How anxiety and mental health shape the story of 'Yuri on Ice'


 这个作者写的每一篇YOI的影评都强烈推荐去看!每一篇都分析的特别到位。基本上我看的每一篇欧美关于YOI的文章或多或少都引用了她的观点。


作者专栏地址 推特主页 汤不热主页


提供一下大致的翻译,我翻译的不好,强烈建议去看原文。


————


【心理健康和焦虑不安是怎样塑造YOI的故事的】


YOI的故事始于主角在洗手间中的精神崩溃,他在GPF中垫底后大哭。他的狗死了,他在比赛前因为压力过大暴食,他也有持续的焦虑问题。


这个作品虽然没有明显标注出勇利的心理健康问题,但这是构成他角色塑造的必需的部分。对任何专业运动员来说,表演的焦虑都可能是一个改变职业生涯的障碍,并且因为这个作品主要从勇利的视角讲述,他的心理状态改变了我们看待这个故事的视角。


勇利是一个教科书般的“不可靠的叙述者“,尤其是当他定位自己在故事中的角色时。例如,他描述自己是“随处可见的”参加大奖赛的选手,意味着他是个无名小卒。他从没有认识到自己所达到成就的真实水平,他是世界最优秀的六个男子花滑选手之一,是日本排名最高的选手。而且如果没有暴食和童年宠物的去世的话,他完全可能表现的更好。


这种态度解释了为什么YOI的故事里没有反派角色:勇利的主要敌人就是他自己。


勇利的角色塑造是一个说明为什么自卑是一个比你想象的更复杂的问题的很好的示例。他并不是完全的自我厌恶,但是他眼中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的他很不一样。


当勇利在大奖赛失利后回到家乡时,他的家乡贴满了他的海报,虽然这个动画让我们觉得他是一个弱者,甚至是个失败者。他紧张,不确定,睡在贴满了偶像维克多的海报的童年卧室里。然而在后面几集,我们就看到了一个狂热崇拜着勇利的年轻选手。


勇利似乎认为他在社交上与滑冰群体隔绝,但这与我们实际从屏幕上看到的内容上相冲突冲突。其他选手看起来总是对他很友好,在第十话我们发现他事实上是去年大奖赛晚宴上的中心人物。他只是喝醉了然后忘掉了一切,这是勇利作为一个不可靠的叙述者的最终证据。


勇利的焦虑和不准确的自我定位的结合让我们感受到一个真实的世界级运动员的生活,尤其是当你把它们和他的强迫性的完美注意结合时。当勇利因为失掉一场比赛而受打击,实际上是因为没有获得金牌而受打击。这就是为什么YOI的核心情故事那么有效:在五连霸世界冠军维克多的到来之前,勇利的生活中没有人真正理解他对胜利的渴求。


虽然有家人(好心但对滑冰一窍不通)和朋友(有自己的生活和优先事务)的支持,勇利从来没有大声承认自己想要赢得金牌。维克多对勇利的影响更多的是在勇利的态度和情感上,而不是在勇利已经从前任教练那里学习得到的技术技巧上。他的学习过程更多的并不是作为一个运动员的提升,而是让勇利触及自己的情感,获得更多的自信,从而使他的心理状态能达到巅峰,并与他在运动上的专业技能相匹配。”


现在我们接近故事的尾声,勇利已经赢得了几次比赛,并且在恋爱中。他肯定感觉比在第一话中做的要更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焦虑不安已经被治愈,或者将会魔术般的消失,现在他发现了爱和职业上的成功。即使在第十话中,当顶级运动员在大奖赛决赛前在巴塞罗那休闲放松时,我们仍然能看到勇利躺在床上为比赛惶恐不安。


如果我们不得不为YOI划分流派,我们将它描述为一个运动动画和浪漫喜剧。然而你选择去描述它,它是一个不可否认的轻松愉快的,有趣的,振奋人心的节目,这是为什么勇利的复杂的性格刻画是一个如此受欢迎的亮点。它证明,电视不必是严峻和艰苦的以一个周到和细致的方式处理心理健康问题。



[Yuri!!! on Ice]TC 11区和欧美口味的差别

荔枝蒸肉-脑洞侠:

扩展阅读

YOI在欧美的热度记录:Crunchyroll&TwitteriTunes StoreTumblr&AO3

———

因为我不会日文,一直在推特上汤不热上以及外网上搜欧美观众的反应,有一些特别奇妙的感觉。跟一个同为时差党的YOI粉丝聊了聊,原来不是我的错觉。

YOI从画风,到角色设计,到故事主线,传达的价值观,叙事方式思维逻辑,包括主角之间的感情线,都比较的西方化欧美化,很不“日本”,很不东方。

注意:以下观点均无意批判,不是想说哪方更好哪方差,也不是说tc全是掐架,也无意掐CP掐正逆,只是想讨论欧美和tc11区口味的差异。YOI的这种风格,和中日的传统文化都相反,反而更符合欧美的口味。某种程度上讲,YOI did make a history.

YOI画风偏写实,和近些年来日漫的“萌系”画风很不一样。角色的设定有成年人的色气和健康的肌肉感,和近些年tc11区g流行的纤细柔美花美男完全相反,反倒比较贴近欧美的风格。我很吃这种画风。脸盲症患者终于不用靠头发颜色就能区分出谁是谁了!每个角色都特征明显,人种特征都很明显,一家三口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一家三口,发色也都是特别正常的黑棕金灰,觉得眼前一亮。但在tc一直被掐丑🙃

主角之间感情直球,不矫情很直白,该搂搂该抱抱该亲亲该结婚结婚,完全没有东方的含蓄美,洋溢着爱的热情,很符合西方人的口味。但在tc一直被掐真基low🙃

对于同性感情的刻画完全不避讳,不提前预警不打标签,把它和BG感情并列放在一起,就是正常的健康的感情,就是两个成熟独立的成年人互相欣赏最后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你见过美剧提前预警主角是基佬or姬佬的吗?结果在tc一直被掐不提前打tag是欺诈🙃

主角是24岁和28岁的成年人,一上来就是世界顶尖选手参加世界一流赛事。主要讨论的是选手的心理健康和焦虑问题(mental health and anxiety)。和传统的日式运动番“高中生打全国大赛”好不一样。结果被一直被掐不是运动番🙃

主题核心是“爱”,这种价值观是普世的共通的不受文化背景限制的。和传统日式运动番的“友情,努力,奋斗,跌倒了再爬起来”等等很不一样。结果一直被掐不本格🙃

这个番很没有日本的“民族中心主义”,除了主角和他的家人,全是外国人。而且日本人最后还没得金牌🙃 各个国家的实力很均衡,除了三个毛子,分别来自11个不同的国家。对每个国家的选手刻画也很到位,都有着自己的独特的性格特点,完全没有stereotype刻板印象,也没有丑化任何一个角色,每一个角色都那么的可爱。唯一的美国人是墨西哥裔的,唯一的加拿大人是来自魁北克法语区。所有的CP也都是跨国籍甚至跨种族的。这一点非常西方的政治正确,再来个黑人就是完美的美式政治正确。

两个主角的CP攻受相当平衡,和TC 11区要求“攻受分明”的传统很不一样。正年龄差体型差,但是很多时候是勇利主导,维克多还有“仙女”时期。尬舞时维克多跳的是女步,双人滑时甚至轮流交换女步。这一点相当的西方政治正确,结果TC 11区还在掐攻受🙃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洋妞写同人如果没有特殊说明,都是不分攻受的。不上本垒看不出攻受,即使上了本垒,也有可能这一次你在上,下一次我在上。维克多和勇利在英语里的tag是victuuri/viktuuri,并不代表攻受,不等于维勇也不等于勇维,而是广义的他俩人的ship。所以请不要看到victuuri的tag就认为是维勇,不要擅自给洋妞加攻受属性🙃

而且,这个番的思维方式和欧美观众的频率更合,他们的分析解读更贴合原作走向。前几集一直在嘲笑洋妞的小论文过度解读,结果第十话被官方爸爸摁在地上抽打🙃 每周都在担心洋妞被打脸,结果每周都在被洋妞打脸🙃 这个例子太多举不过来,自己去外网搜搜就知道了。

这就导致,欧美洋妞的同人比起tc和11区的更符合原作更不OOC(不是针对某一位作者)。洋妞画的图更能表现原作里那种成年人的色气感和健康的肉体美,棱角分明有力量感。而tc和11区同人图偏幼偏萌偏阴柔。英文写作的同人文比较无违和,可能因为剧中角色本身就是用英文交流的缘故。而中文和日文会让人觉得有些尴尬,表达的氛围整个就比较奇怪,容易OOC。

包括粉丝评价反响也是,欧美的粉丝都快把这番吹上天了,推特汤不热上都刷爆了,播最终话那天crunchyroll因为流量太大都崩溃了,结果tc和11区还在粉黑大战🙃

而且,欧美的粉丝不只有女性,男性观众也不少,直的弯的都有。具体可见油管上的YOI reaction 视频,B站也有搬运八老外看动漫的视频。有宅男看完这个番都怀疑起自己的性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vsgPPstRkE&feature=youtu.be

还有宅男说 If they don't f*ck, I don't know what true love is!Yuri you'd better f*ck that man! If you don't do it, I wi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Uv6pgjNwvE&feature=youtu.be

甚至还吸引了不少以前从没看过日本动画(Anime)的观众,包括lgbt群体

Review: Yuri on Ice, my life’s first anime, and why I fell so hard for it… 

http://www.hirschi.se/blog/yuri_on_ice/

P.S.这个作者的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ns_M._Hirschi


P.S.

没有明确真·亲,真·盖章是因为11区的审查制度。YOI是地上波播出的,那必然就要受到限制,制作方敢画电视台也不敢播。但是欧美观众现在接受度良好。我找到的每一篇欧美观众的影评,都说YOI是sports anime,同时也是love story,是romance comedy,认为主角是一对gay couple,他们之间是非常正面的积极的 healthy relationship,是same-sex romance,是true love。每一篇。欧美观众都大大方方的说他们就是相爱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比如我特别喜欢的这个dailydot上的作者的专栏

http://www.dailydot.com/parsec/yuri-on-ice-anxiety-mental-health/

“If we had to pin down Yuri on Ice by genre, we'd describe it as a sports anime/romantic comedy.”

这个作者写的YOI的影评每一篇都特别好,强烈推荐。

欧美对于YOI中同性感情的解读还可以参考这两篇文章

'Yuri on Ice' is a Non-Traditional Gay Anime Romance:

https://www.geek.com/television/yuri-on-ice-is-a-non-traditional-gay-anime-romance-1683540/

Gaps in the Ice: Queer Subtext and Fandom Text in Yuri!!! on Ice

https://blog.animationstudies.org/?p=1730



马导陪你放飞:

何为不靠谱的第一人称←

我挺佩服樱花妹的,这都完结多久了,还能继续鼓捣分析……看来官方不给出个公式书设定集是真不行了←猛虎跪地式求🙏🏻🙏🏻🙏🏻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樱花妹发现4滑大毛不在意勇利技术分而撺掇他拿演技构成满分的那里,勇利和大毛拿着的自己的分表有玄机!←其实也没有那么玄
这个分表被扒过好几次了——有人发现勇利直接拿了町田树的分表(致敬无误),也有人算出大毛这张分表的对应技术动作……不过这次樱花妹是冲着分項具体得分去的( ´♡⁾⁾⁾)<amazing!

于是得出了以下的事实:
【至少在这张分表(SP)里】
1 跳跃全在前半
2 表演是10分(满分)
3 构成和曲子的解释去掉一个最高分后一个10分都没了

然后我们再联系下本篇
1 伴我~的作画很清楚,能看明白动作的情况下可以知道大毛的spin根本不是lv4
2 3滑大毛对小毛说“滑冰就是靠感觉啊我怎么说给你听呢你这人好奇怪啊”←想想小毛那张把冰上猛虎咆哮好不容易憋回去的脸
3 10滑:我放弃了20年的双L
4 大毛5年前才开始连冠,但勇利已经追着他跑了半辈子了
5 2滑小毛:维克多的终极目标就是吓观众←意译别介意

唉?是不是跟说好的不食人间烟火艹遍花滑各国一哥的维傲天形象有那么点不符合啊?
这分表和剧情,暗示的大毛其实应该是这样的啊!!!
1 对胜负极其敏锐,敏锐到可以有自信把跳跃塞前半,只要不出岔子就能取胜
2 的确表演能力逆天,但是音乐解释这块搞不好挺和稀泥的,还被裁判们发现了
3 编舞和构成这块,说不定活传奇为了达到吓观众的目的刻意无视了裁判的喜好

4 技术上也并非完美无缺


………………脑子中浮现出雅科夫光可鉴人的脑袋壳的人只有我麽🙇🏻

然而我们为什么会同时给大毛艹起傲天人设,说到底还不就是因为第一人称的不靠谱( ゚皿゚)
其实我们应该立刻认识到的,勇利如果因为太过不自信而对自己评价不靠谱的话,那他同样会心态太喜欢大毛而对大毛评价不靠谱啊😱←然而我们依旧输给了久保的叙事trick

勇利对大毛有多爱啊!
大毛明明还在国际比赛有输有赢呢,勇利就一直把他当里程碑贡着。如果N站事务桑的分析是正确的话,一般来说作为日本小朋友,成为战胜过大毛至少两次的前一哥织田兄的迷弟的合理性不应该更大?

然而勇利就是要给观众艹起维傲天人设——
大毛的衣服都是美美的!【小毛:嫌弃脸
大毛的节目是值得自己私下练的!【裁判:构成没满分
大毛的跳跃都教给我吧!【大毛:跳……不动了……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在第一次收看时遵循着这个故事的大纲:
滑冰之神牺牲了自己的竞技人生的宝贵时间来给勇利做教练,还越做越真情实感没了霸气,一副黏着不想走的样子…所以我作为神的粉一定要一边用滑冰感谢他的爱(训练和节目)一边努力把他送回神坛←
才有了1滑的惊喜,2滑的若得若失,3滑的成就感,4滑的温情……和10滑的恍然大悟与11滑的不安纠结…

但是如果切回大毛那边再联系10滑的内容,我们的大纲还能变成这样:
明明是竞技选手却能把等分区说教大会的雅科夫的唠叨当耳边风,为了吓观众愣是放飞着编舞的大毛忽然被一个音乐解释和表现能力很强悍的酒鬼给拜托了做教练,因为本人一直在放飞所以立刻被吸引了,毫不犹豫地带着两套“冲着赢去的”节目,就继续无视着雅科夫的唠叨飞去日本寻找双L了,然而还没high够呢,学生就开始赶人了←

………………幸好你们没用大毛视角写这个故事( ´♡⁾⁾⁾)<amazing!

顺带说句,看勇利最后一刻还在奶大毛回归竞技,其实感觉最后一刻还是把大毛当成竞技场上的神在看w
个人觉得直到他真正看到带着双L上冰比赛的大毛为止,他对选手大毛的认知都有偏差。
也就是说……其实这片子一直到最后20s,男一(第一人称)对男二的认知都是有问题的!我服了你们了!

——————
顺带,大毛回归经历后的潜力一定也很大
1 大毛get了拿回世界纪录的任务,相应地他自己的节目的编舞和构成的分数会提高
2 大毛get了双L,音乐解释也能提高
接下来就是年龄和体力问题了呗,总之双yuri这世界纪录都坐不稳了啊哈哈哈(苦笑

所以结论是:
【1 我们仍未知道不靠谱的第一人称叙事有多可怕】
【2 yoi其实是一对活在自己世界的自由人组合通过组成教练/徒弟tag,自说自话不搭电波地打怪兽,最后连累了一只咆哮猛虎一起幸福刷本的,结果论上HE的故事】

勇利本当にいい加減にしろよな?

————————
* 大多数考察整理自樱花妹的讨论

那些说不拿金牌不合理的小伙伴们,来看看早在第一集立的flag;
立了一季的分明是拿金牌就退役回老家结婚……对于运动员来说还能继续参加比赛才是最好的事情吧。

【佐鸣】真的是ABO

五月四日报名学车:

*不是很懂你们ABO(那你写什么呢快住手


* OOCOOCOOCOOCOOCOOCOOCOOC(都快不认识这三个字母了


*完全没车到底和谐什么呢QAQ






  毫无疑问,佐助是个A,就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A了,他也会是最后一个顶天立地响当当煮不烂的大写A。至于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人生下来就会自带这么强大的信息激素。就算是现今族中成年最早,有史以来以最低龄显现出一个A的全部特性的佐助的哥哥宇智波鼬,也绝没有在出生起就散发出如此迫人的气息过。


  而另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则是,宇智波家是个出了名的产A大族,上到战国时代,下到现在的高科技社会,名垂千史的宇智波大A数不胜数。曾经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在终焉之谷的双A大战如今已经造就了一代名胜,传说中宇智波止水跳崖的地方也已经是贺南川最火爆的蹦极景点,哪怕史上最出类拔萃的B千手扉间也常说:多干实事,少看漂亮的宇智波A。


  要知道A和A之间是会相互排斥对方气息的,这导致佐助出生后很少被人抱在怀里。根据佐助的回忆,他小时候经常被扔在带围栏的幼儿床上,身边站了一圈人。他的A爸爸富岳,他的A妈妈美琴,他的A哥哥鼬,他们每个人理智上都很想抱他戳他的脸,可是每个人都伸不出手抱他。


  “不为什么,信息激素太强,抱着就想扔出去。”被水月问到的时候佐助这样回答。


  “……”


  “可以,这很A。”水月看着佐助那张臭屁的脸,抱着文件出去了。


  


  毕业后佐助顺利继承公司成为了一名总裁,不过在当总裁的生活之余,他也干点别的。比如说……知名香评博主。


  这位年轻的宇智波总裁当然不会对一般的香水有兴趣,他所测评的,都是一些不同寻常的香味,切入点的清奇和取材的话题性,正是他一个网络马甲的价值能顶一个小公司的原因。佐助的香评发的不频繁,却很有料,大众抱着好奇心争相吹捧,从一开始的转发过万,渐渐演变到转发过十万、几十万。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张马甲背后的人是谁,居然能有这种人脉和资源,并且不怕死地写把香评发在网路上。


  “笼中鸟。香型:木质。前调:酸橙、海洋。基调:麝香、黑加仑叶、兰铃。后调:琥珀树。使用部位:肩胛骨。留香时间:短。瓶身:日向宁次。”


  这是佐助发的第一条香评,一经发出,就炸了当日热门。所有人看完这条微博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WTF,第二反应则是难道N多少女梦寐以求的日向大公子已经名花有主,标记了某个O,而这个O还开了个博客来炫耀,测评了日向宁次的信息激素?短短一个小时,这条微博已然转发过万。


  “京鹿子。香型:淡香。前调&基调&后调:麝香。使用部位:懒得用。留香时间:长。瓶身:奈良鹿丸。”


  大约一个月以后,佐助又发了第二条香评。时隔一个多月,这个名叫“你爸爸”的ID再次日了热门。转发不似第一次善意,因为大家都在猜测,皮下到底是哪个不清纯又妖艳的小O,被日向家大公子标记了不说还要和奈良家的独子乱搞关系,居然又不要脸地测评了鹿丸的信息激素。不过港道理,一半转发在骂,一半转发因为那句“懒得用”太符合人物性格而在尖叫他们家鹿丸就是这个味道。


  很快佐助又发了第三条香评,这次他没给大众时间消化等待,只隔了几天而已,就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沙之守鹤。香型:薄荷香。前调:仙人掌、西柚。基调:薄荷、咖啡、紫罗兰。后调:清水。使用部位:前额。留香时间:长。瓶身:沙瀑我爱罗。”


  还在津津有味讨论着鹿丸是什么味道的大众,猛然刷到这么一条微博,似乎连原先的猜想也崩塌了。如果一个O同时和日向宁次及奈良鹿丸两个A纠缠也就算了,充其量只是有点狗血,但是加上鹿丸定亲方砂瀑手鞠的弟弟,万年冷感寡言的我爱罗?行行好,这就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狗血了。一时间“你爸爸”变成了大家的爸爸,所有人都在猜测,怎么有人这么厉害,居然一气测评了三个全木叶都有名的强A。


  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佐助没什么表情,只有在看到强A两个字的时候哼了一声,然后很熟练地切换小号回复带节奏:能测评这些人的怎么可能是O,肯定是比A还A的存在好吗。


  写完这条回复佐助又看到临近的一条回复,是由来已久的白眼更A还是写轮眼更A的掐架,捧一踩一不说,还狂吹白眼最A。佐助翻了个写轮眼,熟练地切回大号,删掉了这条回复。


  到年尾的时候,佐助已经先后测评了另外几个A的信息激素,大蛇丸、纲手、自来也、春野樱、旗木卡卡西,都不足而一地和宇智波有着生意上的来往。佐助也是个靠信息激素扬名立万的大A,每每和这些人见面,无需操作什么,双方的气场和气味总会自动你来我往相互压制一番。也正是这个时候,佐助记下了这些人的气味。不过十二月他所发布的最后一条香评则是关于他哥哥的,到这时候为止,佐助一共发布过九条香评。经过一整年的规律总结,网民们把这一系列的香评称之为强A“TOP10”,目前还在等待最后一个神秘的第十人。


  佐助原本打算在新年零点的时候发布自己信息激素的香评,这一美好的愿望却在临近新年的最后几周里被打破了。


  


  嗯,首先来说,他的知名香评博主地位受到了动摇。


  


  就在他发布宇智波鼬的香评后一个小时,有个新的ID,也发布了信息激素的香评。


  “笼中鸟。你努力,你追逐,你锲而不舍,你往着目标战斗,你遭受了白眼,你被打了六十四掌,你又遭受了白眼,你被打了一百二十八掌,你再一次遭受了白眼,是的,你最后坚持住了,你在月光下抬头,终于回想起被你瞅哪儿我瞅你咋地支配的恐惧。”


  “京鹿子。你看到一个沙发,你躺下了,过了一会儿,你想起来,可是你觉得很累,很懒,很麻烦,于是你~唉~唉~~~唉~~~~~~~~~~~~唉~~~~~~~~~~~~~~~~~~~~~~~~~~~~~~~~~~~~~”


  “沙之守鹤。就有一种,仿佛从娘胎里就没睡好的疼痛与香气。”


  “Dirty Talk。不是在上坟,就是在去上坟的路上。”


  “蛤蟆仙人。黄。”


  “幸运E。赌。”


  “科教兴国。毒。”


  “百豪之印。说实话,这香太曼妙了,是青春才有的迷茫和醉人芳香。是的,点一点在手腕上,你会感觉全世界都爱你。”


  “万华。前调是熟悉的爸爸的味道,一闻到就会让你想起香家高定千万级圣诞赠送的香雪球,想买什么都不要紧,因为你是他的嫡子,是他的掌上明珠,是他最宠爱的太子;中调是温柔而又可靠的实力,好像你爸爸是游戏里最神的角色,所有人都在氪金想要抽到你爸爸,一旦抽到了这个游戏A了也罢,但!不仅如此,你爸爸不仅是神,你爸爸已经神到官方要削弱你,可是哪怕官方削弱你爸爸让你爸爸在大招后有了N秒的僵直,你爸爸依然是游戏里最神的神;后调是留香后的温和中挥之不去的一丝威严,这种威严让你不敢造次,喊不出爸爸,叫不出老公,想来想去,或许当他的弟媳是一个恰当的距离。”


  


  其次,佐助没想到这么快就和这个马甲碰面了。


  


  年尾的最后一天。


  “你是你爸爸吗?”鸣人进入佐助的办公室问道。


  “我是你爸爸。”佐助坐在总裁桌后回答。


  “……”


  “所以你也是个A啊!”鸣人高兴地摸了摸后脑勺。


  “我是A你有什么意见。”佐助把双手交叠在一起搁在下巴下,“你吃药了?”


  “?”鸣人不明所以。


  “抑制药,我闻不到你身上的味道。”佐助回道。


  “哦这个,这个不重要啦,你是A太好了,我开始还以为网上说的是真的,以为你是个妖精O,和那么多的A纠缠在一起,我对O没兴趣啦!我们来打一架吧!我已经跟你哥哥打过了!赢了我也要发布你信息激素的味道。”鸣人撸起袖子,和佐助比了比拳头。


  “我吃药了。”佐助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鸣人不解。


  “我吃抑制药了,而且。”佐助动了一下,轻轻向上扯了一下总裁西装的袖扣,看了一眼里面的手表,又双手交叠做会了原来的姿态,“而且还有一分钟就是继续吃药的时间。”


  “那又怎么样,放心,没赢你的话,就算我闻到了我也不会发布香评的。”鸣人说。


  “不……你说你对O没兴趣,对O没兴趣的只有O,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比较好。”佐助哼了一声。


  “?”


  一分钟后鸣人明白了佐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作为一个性冷淡的O,居然面对佐助散发出来的信息激素毫无抵抗力,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是来打架的,几分钟以后已经趴在佐助的总裁桌上,憋得满脸通红,下身的器官也高高抬起,一副等着玩弄的样子。


  “你还没被人标记过?”佐助站在鸣人身后,只是简单地把手放在鸣人腰上,中间甚至隔着冬天的衣物,然而这个充满荷尔蒙的触碰,依然让现在状态下的鸣人浑身打颤。鸣人怀疑如果佐助用手指从他的后颈滑到尾椎骨,他已经能射出来了。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信息激素吗?”佐助推开鸣人的衣物,一个手指在那一线裸露的肌肤上来回滑动。


  鸣人口齿中不由溢出了一丝呻吟。


  “我的香评大概是,所有人都想被我上。”说完这句话,佐助从背后伏身,用舌头撩了一下鸣人的后颈。被撩的一方立时昂起那颗充满活力的金色脑袋,转而又是一声完整的呻吟不耐地滑出。


  “好巧,我也该吃药了。”鸣人红着脸,忍着欲望,艰难地把这句话说出口。


  佐助觉得他话里似有深意,站直身体,微微蹙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我……我的香评可能是……靠信息激……素,拯、拯救屁股吧——”这样说着的鸣人,从颈窝、手腕、腰肢、全身,一点点散发出先前被抑制的信息激素。


  过了几秒,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那种干燥的、温暖的似同阳光一般的气味。


  佐助愣住了,感觉总裁桌play被强行友谊。


  


  


  不知为什么,这年过年不管是佐助的香评账号还是鸣人的香评账号都没有更新神秘的第十人——最强のA。


  但是来年二月十四人,两人又不约而同一起更新了微博。变化在于……


  “火之意志。一股令你无法无视的朋友之光,一旦爱上,仿佛集齐了世界上所有的朋友卡。下不去手,下不去(),下不去,真的下不去。”


  “千鸟低鸣。香型:草木香。前调:南姜、豆蔻。基调:松木、雪水。后调:杜松。使用部位:手心。留香时间:永恒。瓶身:宇智波佐助。”


  第一条来自佐助,第二条则属于鸣人。






END


梗来自:微博.com/1645005104/DDy6SeG2U



常年吃惯了绝对平等的强强和攻气受受气攻,有一点强攻弱受倾向就一点都吃不下了……

【佐鸣】屋顶上的流浪者 第一章(半原著向 温馨撒糖)

斯巴达大人:

注意事项
1,年上,年差巨大25x12(玛德我终于对小孩出手了)
2,以上不是真实年差,我的政治正确不允许我这么做(喂)
3,撒糖不要钱
4,bug放过我
5,烂俗梗出没


不是很长,中篇。


如果可以就走


第一章
鸣人是个孤儿。
孤儿这个身份在战后的忍者村很常见,但他是个特殊的孤儿。


他的父母战死沙场时,他还是个襁褓里只知道哭的奶娃娃,哭是他的本能,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玖辛奈在最后的生命中怜爱地看着他的样子,而他的父亲水门则撑着玖辛奈绵软的身体,催促她做最后的告别。


一个暗部成员负伤赶来,几乎是摔在地上地单膝下跪,声音急切地禀报:“火影大人,九尾攻进来了——!!”


那一夜,九尾破城,忍者倾巢出动,混乱降临的木叶村弥漫着鲜血的气味,在无数人的死亡之后,控制九尾的男人最终被关押在暗不见天日的地牢里,而鸣人于小小的摇篮中毫无知觉地成了英雄之子。


牺牲的四代火影和玖辛奈拼了命地将九尾封印在他的体内,鸣人唯一的回答是在玖辛奈最后一次亲吻他的时候掉下了眼泪。


然后就是无聊的成长经历。


人们对鸣人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他现在是“九尾化身”,另一方面他又是战死的火影舍命保护的孩子。大家绝不会为难他,但也不愿正视他——他代表的是沾满鲜血的罪恶,是痛苦的过去,是死去的家人。


他可以分到抚恤金,吃喝不愁,无忧无虑,也可以住在大房子里逍遥自在,他可以上学,可以玩,可以做所有事,唯独朋友是奢侈品。


错了,现在对他而言,一个安稳的睡眠也是奢侈品。


“啊!!到底让不让人睡觉了!!!”


半夜被弄醒的鸣人一把掀开被子,拽下自己的睡帽扔到一边,“楼上的混蛋!!大半夜的能不能安静点?!”


人生难免经历一些让人不满的小事——比如心仪女孩的鄙视,比如差一点点就能取整的身高,比如怎么都学不会的忍术,比如半夜里咣咣作响的屋顶。


前几项鸣人都经历过,只有第四项例外——毕竟他住在顶楼。而屋顶传来让人烦躁的噪音已经是第三天,向来好脾气的他也终于忍无可忍——哪里有这样的人?大半夜不睡觉在人家家房顶上不知道想要干嘛!自己不想睡别人也要睡啊!


抱怨没用,下一秒,屋顶又响了。


“我真是受够了。”鸣人愤愤地起床趿拉着拖鞋走到窗边,一把推开布满灰尘的玻璃窗探出头往上看了看——楼顶似乎有一道黑影,但角度不对看不分明,只隐约看出个男人的身形,于是他干脆踩着桌子探出窗,一跃跳上屋顶。


青蛙拖鞋在落地时发出了“啪嗒”的声响,线头因为冲力开了一根,里边儿的脚丫子动了动指头,鸣人上前一步:“喂!”


原本看着月亮的男人闻言微微地偏过头——夜色中的男人穿着一身巨大的斗篷,黑色的头发稍微有些长,发间透出的眼睛是深沉的黑,他的眉头微微地皱在一起,眉心拧出了一个好看的疙瘩。


这是一个让人一眼就会觉得好看的人,至少漩涡鸣人这么想——他满肚子的怒吼在看见男人的脸时消失无踪,只剩下循环播放的烂俗搭讪手段“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这一句。


“怎么。”寂静了很久,男人声音冷淡地率先打破了僵持。


“这……这还用说吗!”鸣人打了个激灵,没由来地在这声询问中紧张起来,他干咳一声给自己壮了壮胆,“你——每天晚上敲我家房顶是想做什么?”


“你家?”男人向下扫了一眼。


“对啊!所以每天睡觉都能听见你很吵的说!”


“……”男人低下头看着鸣人,从斗篷内伸出一只手,鸣人警觉地后退半步,男人却不由分说地拽住了他的手腕。


有点凉的,有力的手,如果可以仔细观察能看见它修长手指上面清晰的骨节,干净的指甲修剪得很得体,鸣人却没由来地立起了汗毛。


“怎,怎么!要动手吗!”他摆出攻击的架势。


“带我下去。”


“啊?”


“带我下去,”男人一字一顿地说,“只有你可以。”


……


“失忆?!这真是太烂俗了!!”鸣人津津有味地听着,在听到这两个词之后激动得几乎跳起来,又强装镇定地干咳一声,“咳……难得下来了居然什么都记不得,这怎么办……”


在屋顶上短暂的对峙之后,事情的经过已经一清二楚。一个无家可归的男人,一个莫名其妙被困在他房顶的流浪者——鸣人柔软的心顿时被同情撑得几乎要破了,挨着蹭着也要邀请男人去他家坐坐,现在又告诉他还有失忆这一码子事,他被成功攻略了。


坐在他课桌前小板凳上的男人淡漠地点点头,“嗯,我已经跟你说过——一醒来就在你家屋顶,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


“什么都不记得,脑中还回响着去找一个金发的男孩,他可以带你离开。”鸣人摸着下巴,流畅地把男人叙述过的经过总结了一下,“所以现在你终于下来了,你有什么打算的说?”


“……”


“有想去的地方吗?家呢?”鸣人靠过去一点,“任务?你是忍者吗?”


男人沉默许久,才把所有问题含糊地用摇头回答。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一句话——找到一个金发的男孩,他会带自己离开。


这个说法真奇怪……男人决定先压下疑问专心回答鸣人哇啦哇啦提出来的一串问题,他温和地挨在鸣人身边,像一头美丽的鹿,“我大概叫……宇智波佐助。”


“吓!”鸣人大惊失色,“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呀!那你是木叶的人吗?”


“我不清楚。”佐助摇摇头,晃动间漏出了左边紫色的轮回眼。鸣人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撩开男人的头发,男人也不躲,任由鸣人这么做——他直觉不想躲开这种亲昵的动作。


真奇怪。


“好漂亮啊,”鸣人盯着他的左眼赞叹一声,忍不住摸了摸佐助的眼皮,“一,二,三,四……六个勾玉?”


“眼睛吗?”佐助愣了愣,鸣人便顺手拿过桌上的镜子塞给佐助,“你看,你的左眼!”
tbc